舆论引导 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五要点

2014年11月03日17:02  新浪传媒 收藏本文

    作者:尹韵公 来源:《新闻与写作》

 

    (尹韵公,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

 

摘要:通过系统梳理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理论与实践,包括:意识形态工作是极端重要的工作、坚持党性人民性的一致与统一、把握舆论引导的艺术性统一:“时、度、效”、必须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牢牢掌握舆论引导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等要点,解读了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精义要道,从而为新闻传媒研究者、从业者提供了具有重要价值的理论参考。

 

关键词:习近平;新闻传播;传播思想;意识形态;舆论引导工作;人民性

 

    自中国共产党的十四大以来产生的中央最高领导人中,习近平总书记有着罕见的传媒经历和充沛的传媒熏陶。他曾经在新闻类期刊上发表过很有水平的新闻学术论文,还曾为省级和地级党报撰写过数百篇评论文章。这些分量重、质量高的论文和评论,不仅充分显示出了习总书记作为新闻评论写作高手的突出能力,而且还有力表达出习近平总书记对新闻传播工作长期的一贯的热烈情怀。最为难得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当初撰写这些报刊评论时,都是他本人亲力亲为。毛泽东、邓小平曾经大力倡导的省委第一书记要亲手动笔写社论和要学会握笔杆子的优良传统,在习近平身上得到了生动的诠释和再现,当是新时期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学习的典范和榜样。毫无疑问地,习近平总书记这些局部性、区域性的传媒经历,不仅为他尔后领导和指导新闻传播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且还为他在党的十八大后统帅全局、主政全国工作奠定了厚实的理论与实践基础。

    我们关切到,习近平总书记上任不久,就多次对新闻传播工作发表谈话、作出指示,尤其是在党中央新的领导核心班子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发表了意义深远、影响巨大的历史性重要讲话,史称“8·19讲话”。新闻传媒学界和业界高度评价这个讲话,说它是自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初期发表的《党在组织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重要讲话以来,又一个新闻宣传领域的具有重大价值的指导性讲话。由此可以看出,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已然形成和成熟,而解读和掌握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精义要道,现今已成为新闻传媒从业者的迫切需要。

 

    一、意识形态工作是极端重要的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习近平总书记以深邃的眼光,突出地强调:“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从这些论述可以看出,将党的意识形态工作提升到这样的高度和地位,在我党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重视意识形态工作一直是我党的政治优势所在,也是我党的显著特色所在。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就是靠“两杆子”即枪杆子和笔杆子,夺取了全国政权。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和改革开放以来,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我党最高领导人向来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工作。他们都曾指出:经济建设要搞上去,新闻宣传也要不放松;经济工作做不好,要出大问题,意识形态工作做不好,同样也要出大问题。由此可见,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历届最高领导人一脉相承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同样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

    然而,我们又要看到:作为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状况,是与作为物质基础的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密切关联的。今天,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面临的社会大环境,同以往相比,具有鲜明的不同特征。首先,我国经济实力连年上升,现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由此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必将在全球产生很大影响。一些西方国家不甘心“欧美中心”的心理优势面临空前挑战,认为我国威胁到它们的根本,它们势必以各种明暗方式、软硬手段与我国展开较量。这种较量必然会反映在意识形态领域,从而显示出我国与国外的思想文化交流、交融和交锋,必定更加频繁,思想文化范围内斗争必定深刻复杂。其次,我国已进入发展关键期、改革攻坚期和矛盾凸显期等多重问题迭加、多项任务并存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历史新阶段。在这种背景下,由于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和差异性明显增强,思想文化道德方面必然出现多样状态和复杂现象,必然会对主流思想价值观念产生冲击和激荡,甚至于一些腐朽落后的旧思想、旧文化沉渣泛起,如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严重地侵蚀着我们社会的健康肌体和心灵。再者,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传输技术正以空前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改变着整个社会形态及其存在方式,重新建构和组装国家的组织结构和行业体系以及制度安排。同时,全球范围内的意识形态网络化特点也日益明显。以上种种情况表明,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复杂局面是前所未有的,遇到的挑战难度也是前所未有的,为此,我们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视程度必然也是前所未有的。

    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关系看,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有着决定性作用,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也有着不可轻视的反作用。这就告诉我们,既要抓硬实力,又要抓软实力;既要搞好物质文明建设,又要搞好精神文明建设;二者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客观要求和必备条件。我们既要切实做好以经济文化建设为中心的工作,从而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又要切实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从而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提供有力的精神保障。我们既不能因为埋头专注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而忽视或小视意识形态工作,也不能过度强调意识形态工作而使之游离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之外,一定要把很好地服务和服从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作为意识形态工作的基本职责和根本遵循。在今天,只有同时抓好经济建设工作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干部,才是真正合格而成熟的领导干部。偏离任何其中一方,整个局面必定失衡,甚至会犯下一些颠覆性错误。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形势对我们各级领导干部素质和能力,提出的刚性要求和重大警醒。

 

    二、坚持党性人民性的一致与统一

    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最突出亮点之一,就是对党性人民性这一重大问题作出了在继承中发展、又在发展中创新的新表述和新论断。

    我们知道,关于党性人民性问题,邓小平、江泽民等最高领导人都曾发表过看法。习近平继承和坚持了邓小平和江泽民在这个问题上的原则底线,他说:认为人民性高于党性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对这种不正确的错误说法,“必须加以廓清和纠正”。他还强调指出:“把党性和人民性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搞碎片化,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上也是有害的。”  

    习近平既反对人民性高于党性的说法,也反对把党性和人民性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主张,他明确指出:“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习近平的这一创新观点是有着深刻而丰富的理论和现实依据的。一是,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党的队伍成份发生了很大变化,政党性质也出现了新元素。2002年党的十六大修改后的党章,集中而鲜明地反映了这种新特征。譬如,在谈到我党性质这个重大问题时,过去我们定性为“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新的表述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这就是说,党的性质不仅具有阶级的构成,而且还有人民的和民族的构成。新元素的构成,丰富了党的性质,体现了党执政的群众基础、社会基础和阶级基础的统一,切合我们党的历史发展和现实状况,符合时代要求。因此,党章中关于人民的表述,是新闻学范畴里人民性“合法化”的一个有力的理论根据,彰显了时代的文明进步。二是,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了“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的执政理念,进一步强化了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根本宗旨的执政意识。所以,强调以人为本而不是以物为本的价值取向,是对人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主体作用与地位的肯定,从而也使我们找到了人民性的现实依据。

    我们既不能用党性来压垮人民性,也不能用人民性来抑制党性,二者决不是一对矛盾,因而不可能产生相互制衡的效应。如果将二者对立起来,既伤害了党性,又损毁了人民性。只有将二者有机地统一起来,寻求最佳平衡点,才能做到准确的判断和科学的把握。正如习近平指出:“从本质上说,坚持党性就是坚持人民性,坚持人民性就是坚持党性,党性寓于人民性之中,没有脱离人民性的党性,也没有脱离党性的人民性。党性和人民性都是整体性的政治概念,党性是从全党而言的,人民性也是从全体人民而言的,不能简单从某一级党组织、某一部分党员、某一个党员来理解党性,也不能简单从某一个阶层、某部分群众、某一个具体人来理解人民性。只有站在全党的立场上、站在全体人民的立场上,才能真正把握好党性和人民性。”

    坚持党性,是宣传思想工作必须遵循的最大原则和最高准则。坚持党性的核心,就是方向正确,立场坚定,自觉同党中央保持言行高度一致,坚决维护中央权威,坚定宣传和传播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以及重大工作部署。应该看到,当下社会有的单位和有的人存在着或多或少的违反党性言行,或对政治纪律、宣传纪律置若罔闻,随心所欲;或专挑某些党史国史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党性原则”,不要躲躲闪闪,含糊其辞,否则就是政治上不合格的表现。

    坚持人民性,是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遵循和基本要求。坚持人民性的核心,就是要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即宣传思想工作的对象是为了宣传、动员和服务群众以及教育引导人民,而不是只注意领导高兴、上级满意。坚持人民性,还要认真研究不同群众的思想文化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宣传工作;注重多宣传报道人民群众的伟大奋斗和火热生活,多宣传报道人民群众中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和感人事迹,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满足人民精神需求;坚决克服一些宣传报道脱离生活、不接地气、同群众贴得不够紧的问题,坚决克服一味迎合市场带来的低俗化现象。

    归结起来,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就是要把体现党的主张和反映人民心声统一起来,把坚持正确导向提在首位,始终绷紧导向这根弦,讲导向不含糊、抓导向不放松。可以肯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性与人民性从来都是统一和一致的论断,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方面是一个重大突破,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方面是一个重大创新。从此以后,我们的新闻理论与实践就有了一个崭新的遵循和标尺。

 

    三、把握舆论引导的艺术性统一:“时、度、效”

    习近平总书记熟悉新闻宣传工作,深谙舆论引导艺术。他不仅懂得和了解传统媒体的背景和运作,而且也懂得、了解新兴媒体的背景和运作,故此他以极其内行的眼力强调指出:“做好舆论工作,一定要把握好‘时、度、效’”。实际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时、度、效”与毛泽东曾经说过的“新闻、旧闻和不闻”,有着一定程度的异曲同工之妙。

    世界上所有大国、强国的媒体都很重视宣传艺术和报道技巧,我国媒体也不例外。坦率地说,由于我们曾在观念上比较陈旧,过去相当一段时期不太在意和不注意新闻报道的时机和效果。改革开放以后,虽然我们在这方面改正了不少缺点,也取得了不俗成绩和不小进步,但仍然存在着一些不足和少许顽疾。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面临着更加复杂、更加多变的舆论生态环境,舆论引导的“时、度、效”问题必然是更加重要、更加紧迫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时、度、效”的有机统一,是对信息化社会的舆论引导工作提出了新标准和升华了新境界。13亿人口的国度,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土,6亿多人数的网民规模,这些基本条件造成我国拥有了全世界最庞大、最喧闹、最感性的舆论生成市场。舆论是信息流动的表现,而任何流动的信息都是能量的运动,因此,任何具有能量的信息传播和信息发散,都会要么是建设力、健康力即正能量,要么是破坏力、损伤力即负能量。把握好“时、度、效”的有机统一,就是要把信息传播和信息发散的正能量充分发挥出来,而把它的负面作用最大限度地逼进狭窄时空。

    然我国是舆论市场大国,那么它就会每天都冒出许多问题,每天都会生成很多热点,每天都会出现无数信息交流和传播。在杂乱无章、头绪纷繁的信息厘清过程中,我们的报刊、电台、电视台、网络等媒体,要注意不要把点上的问题说成是面上的问题,不要把个别问题说成是整体问题,不要把局部问题说成是全局问题,特别要注意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多看主流,不受支流支配;多看光明面,不受阴暗点影响;多看本质,不受表面现象迷惑。我们追求舆论引导的终极目标始终是:牢牢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牢牢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按照习近平的新闻传播思想,要把“时、度、效”当作一个整体进行把握,不可只追求其中一项而丢掉另外两项,也不可只照顾其中两项而放弃另外一项。不错,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速度大幅加快的步伐,的确给传统媒体带来了空前未有的压力,尤其对重大事件的报道出现第一时间缺位和失语,已成为不可饶恕的错误。然而,任何有经验的媒体都很清楚:有的事情看似并不起眼,但一经媒体过手传播和发散,信息顷刻放大几十倍、几百倍,进而产生完全意想不到的后果。因此,在报道及时的问题上,我们既要追求首发率,同时还要追求报道分寸,更要追求报道效果;决不可以为了单纯地追逐时间优先而丢掉分寸的拿捏和传播的效果。在报道分寸的问题上,我们既不能以拿不准、摸不透为借口而失去了最佳报道时机,也不能等待把握好分寸后再去报道而错过了第一时段。虽然新闻报道有时也需要“事后诸葛亮”,但需要更多的还是有价值的及时发布。在报道效果的问题上,任何媒体都必须懂得,无论是追求及时发布还是分寸拿捏,其价值归宿最终体现在传播效果的层次方面,即是有效传播或无效传播或无用传播。换句话说,新闻报道和信息传播的“时”和“度”,最后一定显示在“效”的落点上。譬如,尽管新兴媒体在信息发布的数量和信息传播的时间上,都要远远高于传统媒体,但是,前者仍然也存在着与后者同样的信息选择问题。正如不是所有的事实传统媒体都应该报道的一样,新兴媒体也会挑选信息进行传播。一旦突发事件或公共事件发生,如何报道、怎样报道;哪些内容适合传统媒体报道、哪些内容适合新兴媒体报道;哪些新闻需要急和抢、哪些信息需要缓和慢;什么问题仅须报道一下就足够,而什么问题却必须继续跟踪;什么问题的报道需强化,而什么问题的报道却要淡化;什么问题务必第一时间发出报道,而什么问题需稍看后再继续报道,诸如此类问题,确实需要媒体深思而为之。又如,有的问题本来是个别的偶发事件,而有的媒体却做了长时间、高密度报道,这就极可能让受众产生错觉;有的问题需要及时引导,但若媒体是拖拖拉拉地报道,也容易引发炒作,似乎相关部门要遮掩什么一样;有的问题刚刚发生,而后续过程有待观察,若有的媒体争先报道,就很可能反而造成被动;有的媒体对有些问题闪烁其词的报道,这也极易产生误解。

    总之,把握好“时、度、效”的有机统一,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我们的媒体人具备相当的思想政治素质、大局意识、判断能力、业务水平和实践积累。只有真正把握好了“时、度、效”的有机统一,我们的舆论引导工作才能够涉过险滩,闯过难关,再上新台阶,创出新态势,展现新天地。

 

    四、必须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必须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以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身份提出“大宣传工作理念”,这在我党新闻宣传史上还是第一次。它有力地表明,习近平总书记为互联网时代的新闻宣传工作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同时也反映出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互联网时代新闻宣传工作的新思考和新安排。

    首先,时代催生了大宣传工作理念。网络的社会性和互动性极强,如今已经将社会的各个方面、各个部门、各个行业和各个阶层、各个群体、各个个体越来越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现,往往是牵涉多个方面,波及多个部门,仅仅依靠宣传部门出面处理,在实践上常常是行不通的,在观念上更是落后于形势。因此,在当下社会,倘若要做好宣传思想工作,仅仅依赖宣传部门是肯定不够的,必须全党动手、多方协力,动员各条战线、各个领域、各个部门的行政管理、行业管理、社会管理一起参与,相互沟通和协调,相互配合和支持,共同营造健康、活泼、生动、有序的舆论氛围和传播环境。

    其次,大宣传工作是构建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方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崭新概念及其建立社会治理体制机制的奋斗方向。毫无疑问,按照党中央的要求,我们必须把新闻宣传工作纳入进整个国家治理的体系之中。惟其如此,大宣传的工作理念才能够落到实处,促进舆论引导工作稳步前进。

    总之,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是形势和任务所迫,是机遇和挑战所迫。我们的各级党委要负起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抓好理论创新和手段创新,加强对宣传思想领域重大问题的分析研判和重大战略性任务的统筹指导,不断克服“本领恐慌”,提高领导宣传思想工作的能力和水平,积极探索有利于破解工作难题的新措施新办法,努力以思想认识新飞跃打开工作新局面。

 

    五、牢牢掌握舆论引导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

    互联网的革命性力量,正在深刻改变着我们的一切;它那无与伦比的社会组织能力和社会动员力量,正在深刻影响着我们宣传思想工作的环境、对象、范围和方式。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的牢牢掌握,已成为我们今天舆论引导工作的行为要旨和必然需求。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因此我们必须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个判断,极具现实指导意义。从国际上看,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图谋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叫嚣要通过网络渠道对我国进行大规模的渗透,“展开较量”。我们能否在互联网这个战场顶住压力,赢得胜利,将直接关系到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从国内方面来看,有些人自觉不自觉地充当西方敌对势力的应声虫和代言人而煽风点火,浑水摸鱼;有些人出于不良动机或私欲发泄而胡言乱语,信口雌黄;还有一些人由于诸多不顺或报复社会而造谣生事,推波助澜;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如果听任以上现象横行泛滥,势必搞乱党心民心,危及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安全。

    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我们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对那些恶意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歪曲党史国史、诬蔑诋毁的言论,一切报刊图书、讲台论坛、会议会场、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舞台剧场等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一切数字报刊、移动电视、手机媒体、手机短信、微信、博客、播客(视频分享)、微博客、论坛等新兴媒体都不能为之提供方便。我们要有理有利有节地开展舆论斗争,帮助干部群众划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认识。当然,对一般性争论和模糊认识,不能靠行政手段解决,而是要靠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力量和科学性逻辑,靠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用真理揭露谎言,让科学战胜谬误。同时,我们也不能放松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加强网络新技术新应用的管理,使我们的网络空间敞亮而清朗。

    新兴媒体的崛起不但开阔了我们的视野,而且还拓展了我们的思路;我们的阵地意识进一步丰富和扩充,我们的对外宣传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传播已大大不同于传统媒体主宰舆论时期,新兴媒体的信息发布已是无国界、无地域、无身份,打破了既往的种种限制和诸多隔离。尽管国际舆论场上西强我弱的局面一时难以改变,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不愿作为、无法作为和不敢作为。我们要立足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充分利用互联网为我们进入国际社会创造的有利条件和大好时机,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风采,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舆论场上的话语权。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提高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方面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习近平总书记在每次出国访问的重要致辞中,总要讲几个感人的故事,以打动受访国民众的心灵,从而在国际社会产生了强烈的亲和力和感染力,收到了很好的传播效果。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紧紧抓住新中国成立60余年来和改革开放30余年来空前未有的国际传播走出去的战略机遇,我们就一定能够积极发挥出主动性和创造性,促使我们的国际话语权有较大改观和优质提升。

    最近,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总书记为此发表了重要讲话。这份纲领性文件和这个重要讲话,是党中央向我们发出了传媒改革的动员令和集结号,具有重大现实价值和深远历史意义。它无可辩驳地证明: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视野开阔,目光锐利,见识卓越,高度关注世界传媒界的潮流趋向,高度重视中国传媒事业的发展大势,准确而精辟地指明了媒体融合发展的方向、原则、战略和路径。无论在中国改革史上还是在中国新闻传播史上,它都是一个标志性的重大事件。我们要始终坚持:不管媒体怎样融合发展,社会主义必是所有媒体的政治底色,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必是所有媒体的政治核心,人民至上观念必是所有媒体的政治灵魂,牢牢掌握舆论引导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必是全部新闻宣传工作的政治底线。

    胸襟决定境界,境界决定思路。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理论与实践,必将在我国新闻传播史和我国宣传思想工作史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华丽篇章!

 

(原文标题:习近平新闻传播思想的精义要道)

 

(编辑:SN009)

文章关键词: 习近平 新闻传播 意识形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内蒙冤案受害者母亲:上访9年定有包青天
  • 体育哈登35分火箭开局4连胜 实力榜:火箭第4
  • 娱乐王菲现身拒答锋菲恋 被侃藕断丝连害羞
  • 财经房价跌回一年前:11月年内买房最佳?
  • 科技俄罗斯拆除乔布斯纪念碑 因库克宣布出柜
  • 博客易中天:《三国演义》为何历久不衰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清华超级学霸:15门成绩满分4门991门98
  • ##########
    <xmp><strong id='VjFejffD'><tt></tt></strong><marquee id='yXVYwxrr'><comment></comment></marquee>
      <ins id='LWmG'><label></label></ins>
      <samp></samp>
      <abbr id='RbZGbcI'><code></code></abbr><del id='Ux'><blockquote></blockquote></del>
        <person id='IU'><dfn></dfn></person><dfn id='bwyfbeWY'><dir></dir></dfn>
        <label id='kGhwSPW'><bgsound></bgsound></label><nobr id='eqDpahEo'><abbr></abbr></nobr>